水患變水利 保護母親河

時間:2018-09-20 10:22:00

——市人大常委會以議案推動安陽河治理工作聚焦

       王慶華

安陽河畔,燕子掠水疾飛,細雨草甸青翠。

沿安陽河逆流而上,至安陽縣崇義段,數輛大型鏟車在河道里來往穿梭,疏浚河道。這里正是2016年“7·19”特大暴雨災害安陽河決口處。在去年整治的基礎上,今年我市又對這段長3.3公里的險工險段進行綜合治理。該項目完工后,可明顯提高河道的防洪減災能力,優化河流生態環境。 

這是為期三年的安陽河系統治理工程的一個鏡頭。

加固堤防,預防水患。母親河畔鏖戰正酣。

然而,很多市民并不知道,這一安陽河有史以來首次展開的大規模系統治理工程,與市人大“關于治理安陽河下游嚴重堵塞的議案”密不可分,并藉此推動了工程的全面展開——

 

 

議案推動水患治理

 

安陽河,又名洹河,是海河水系衛河的第二大支流,發源于林州市林濾山東麓,自西向東流經安陽縣和市區,在內黃縣石盤屯鄉趙莊南注入衛河。距今三千多年燦爛的殷商文明,離不開這條母親河的哺育。

多年以來,由于多種原因,我市僅對這一天然河道進行過階段性治理,尚未系統整治,干流全長164公里的安陽河,部分河道過流能力不足10年一遇,加之堤防不連續,河道九曲十八彎,漫水橋等阻水建筑物較多,嚴重威脅兩岸人民群眾生命財產安全。

水患,民生之大事。據統計,僅新中國成立以來,安陽河就發生較大洪澇災害3次,安陽縣崔家橋滯洪區多次進水,其中,1982年市區進水,致京廣鐵路停運17個小時,直接經濟損失2億多元;1996年特大洪水中,已治理的安陽河市區段基本確保了安全,但市區下游卻造成嚴重水災,40個村莊、3.9萬畝農田被淹,沿河多處出現險情。安陽河水患,成為我市心腹大患。

2016年“7·19”特大暴雨災害過后,新時代的安陽人審時度勢,以“功成不必在我”和“功成必定有我”的歷史擔當,提出盡快實施安陽河系統治理的發展戰略,誓將水患變水利,變不利為契機,全面保護母親河。

2017年3月,市十三屆人大四次會議上,李志等11名代表提出了“關于治理安陽河下游嚴重堵塞的議案”,準確指出了影響安陽河行洪泄洪安全的要害問題。議案的提出及時且必要,與市委、市政府的治水戰略不謀而合,受到高度重視。

立足系統治理、綜合治理、長效治理,市政府把安陽河治理放到推進生態文明建設的高度,作為接受人大監督、改進工作作風、實現科學決策、提高工作效率的重要方式,明確責任分工,成立了治理安陽河下游嚴重堵塞議案辦理工作領導小組,由副市長劉建發任組長,市政府副秘書長王建軍、市水利局局長鄭國宏任副組長,市發改、財政、水利以及北關區政府、安陽縣政府、內黃縣政府分管領導為成員,并建立了工作例會制度,定期召開會議通報工作進展,解決工作推進中存在的問題。

為爭取國家有關部委的支持,把安陽河系統治理項目納入國家計劃的“大盤子”,市政府相關領導及水利部門多次進京赴省,主動向國家水利部、省水利廳匯報安陽人民的迫切愿望。

慮定而動,天下無不可為之事。去年5月,水利部、國家發改委、財政部聯合發文,同意安陽河系統治理項目進入國家方案。這意味著,興修水利最重要的資金來源難題迎刃而解。

按照國家《加快災后水利薄弱環節建設實施方案》,我市規劃對小南海水庫以下至衛河河口段總長95.8公里的安陽河進行治理,規劃治理長度71.19公里,其中24.61公里已治理或即將實施治理。

沉寂許久的安陽河,迎來全面治理的節點——

根據國家下達的資金計劃,安陽河系統治理計劃分期安排年度工程建設內容。按照時間表和路線圖,沿河兩岸的龍安區、殷都區、安陽縣、市城鄉一體化示范區和內黃縣,將按照河道自下而上、循序漸進、先急后緩的治理原則,分期逐段疏挖河道、修筑堤防、險工護砌、拆除重建阻水建筑物,于“十三五”末完成安陽河系統治理任務。

至此,安陽河系統治理進入實質性階段。

治水“三年之約”

 

“知道安陽河最窄的地方有多寬嗎?從岸的這邊,可以一步跨到岸那邊。”

7月25日的市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六十次主任會議上,市人大常委會主任朱明看似輕松的一句話,實則道出的是憂民之心。

這條從殷商時期走來的母親河,流域面積1920平方公里,其中安陽市區以上流域面積就有1520平方公里,主要支流有桃園河、珠泉河、粉紅江、金線河等。母親河的興衰,直接影響到古都大地沿河兩岸百姓的生息福祉。

2016年“7·19”那場洪澇災害,暴露出我們水利建設的薄弱環節。聚焦當下,克難攻堅。在積極爭取國家部委資金支持的同時,我市與時間賽跑,已于去年吹響了安陽河系統治理的號角,先后開工建設安陽河于曹溝至崇義段、辛村段治理工程,總投資1.27億元,治理長度13.61公里。這當中,安陽河于曹溝至崇義段治理長度為6.16公里,主要是擴挖疏浚河道、加高培厚堤防、泥結碎石道路、彎道護砌等。目前,工程已進入掃尾階段。而安陽河辛村段還將拆除重建小型提灌站、防洪閘等,目前疏浚工程已基本完工,正在進行護砌和建筑施工,計劃今年8月底完成建設任務。

為民治水,分步實施。我市與國家有關部委達成了災后水利薄弱環節建設的“三年之約”——

2018年至2020年,安陽河治理長度將達71.68公里,項目總投資6.24億元,其中,工程投資3.04億元,由國家和省級支持2億元,市、縣配套1.04億元。

日前,記者隨市人大常委會視察組沿安陽河調研時看到,各項目工地一派緊張忙碌的景象,2018年治理工程已呈現“秋收”的碩果——

在安陽河南海泉段,工程已開工建設。這段長度為2.98公里的河道內,正進行河道疏浚、新建防洪墻、修復攔水堰等,今年10底有望竣工;在張奇至辛村段,全長8公里的范圍也將得到系統治理,目前正進行招標準備,招標完成后將盡快進場施工。

分期逐段治理,一個個治理“接力棒”,將從最為緊迫的險工險段入手,沿著安陽河的走向,形成涉及5個縣區的河道治理帶,為抗擊可能發生的洪水提供有力保障。

記者從市水利部門了解到,按照“三年之約”,2019年,我市計劃實施2段河道的治理工程,總長度27.7公里,總投資2.47億元。第一段河道為韓化至張奇段,計劃治理長度11公里,投資1.89億元;第二段河道為彰武水庫至西湖閘段,計劃治理長度16.7公里,投資0.58億元。目前,兩個項目的初步設計技術審查正在批復,爭取2019年中央資金建設實施。

2020年,是這次安陽河系統治理工程的收尾之年。據了解,我市當年計劃實施3段河道的治理,總長度33公里,計劃投資2.15億元,其中,工程投資1.31億元,征遷投資0.84億元。包括安陽河曹馬至韓化段,治理長度14.9公里,投資1.28億元;西湖閘至殷墟段,計劃治理長度9.5公里,投資0.35億元;內黃縣段計劃治理長度8.6公里,投資0.52億元。這3個項目正在同步推進初步設計,計劃2019年7月初完成初步設計批復,爭取2020年中央資金建設實施。

一張藍圖,正從紙端躍然而出,變成大地圖畫。

為了這張圖畫,市人大充分發揮監督作用,不斷推動安陽河治理的步伐進度。

6月6日上午,市人大常委會副主任靳東風帶領市人大常委會農工委和市水利局有關負責同志,冒著高溫深入安陽河于曹閘、崇義段現場查看并主持召開座談會;7月11日,靳東風帶領部分市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和議案領銜代表,對洹河馮宿橋、洹河東湖閘、洹河崇義段、洹河西湖閘和彰武水庫等重點區域進行了實地查看。現場調研中,大家提出了很多存在的問題和改進的建議,督促和幫助解決了很多重點難點問題。

面對配套資金、征地拆遷等“攔路虎”,市人大常委會不斷跟蹤監督找“出路”,要求千方百計破解資金難題,開辟融資渠道,積極申請國家資金,妥善解決好占地補償等問題,夯實資金保障。與此同時,要建立長效機制、全面落實“河長制”工作要求,建立責任追溯機制,完善河道管理和環境衛生長效管理辦法,防止出現新問題;要提高河道治理標準,在實現防洪度汛功能的基礎上,充分發揮河道的生態效益、經濟效益和社會效益;要依法管理河道,依法嚴厲打擊破壞河道、向河道傾倒垃圾、占用河道等違規違法行為,確保河道治理工程順利推進,向廣大代表和全市人民交上一份滿意答卷。

在議案辦理過程中,市長王新偉親自帶隊巡查,多次召開會議研究部署,要求立足于系統治理、綜合治理、長效治理,高標準、高質量編制安陽河下游河道治理規劃和實施方案;副市長劉建發每月至少一次實地督導項目建設,強力推進了議案辦理工作。

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

確保“母親河”安然無恙,有力保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和全市經濟社會發展穩定大局,安陽兒女正步履鏗鏘,奮力塑造未來。

為了一河清水穿古城

 

代表議案反映民生熱點,辦好議案是政府職責所在。在市人大和市政府的共同努力下,安陽河兩岸逐漸形成“河暢水清、岸綠景美、人水和諧”的生態新格局。

“我在安陽河邊住了近20年時間,眼看著河水清了、岸綠了、景美了,別提心里有多高興了。現在,每天晚上我都會在河邊散散步,幸福感也因河而生。”7月30日,聊起“河長制”后安陽河的變化,居民劉先生興奮地告訴記者。

曾幾何時,安陽河粗放管理模式,使流域環境污染、風險隱患突出,數不清的非法排污口,向這條“母親河”里排放著或白或黑的工業和生活污水,河水變污發臭,惡行屢禁不止。剎得住嗎?

答案是:為了一河清水浩蕩東流,全面落實河長制,建管并重,治污先行。

市長王新偉親自擔任安陽河市級河長。207名干部擔任市、縣、鄉、村河長,對分包水體進行巡查,強化源頭防治,注重系統治理,加大水生態修復力度,依法嚴格監管,切實維護安陽河健康生命。一年多來,四級河長們沿安陽河途步而行,完成巡河近4000人次。王新偉先后6次全線巡查,逐點逐段看水質、取水樣、查違建、找污口,列出問題清單,編制“一河一策”方案,確定年度目標任務。

在去年開展“三清一凈”集中整治的基礎上,今年,我市展開了“堵污口、清污泥、治污水、凈水質”清河行動,通過整治安陽河河道上的非法或不達標各類排污口、清除污染水質的污泥、城區黑臭水體整治、畜禽養殖污染治理,使河流水質得以凈化改善。

據統計,截至目前,林州市、內黃縣、安陽縣、殷都區、北關區共投資1488萬元,清理安陽河河道違規樹木15萬棵,清運垃圾污泥49萬立方米,封堵排污口124處,拆除畜禽養殖場156處,拆除違章建筑119處、3.5萬平方米, 使安陽河沿線水質達到國家Ⅲ類標準,生態水利深入人心。

為了響應黨中央、國務院生態文明建設戰略部署,我市組建了巡河員、保潔員、監督員隊伍,形成了河道管理和環境衛生長效管理機制。在安陽河沿線,各縣(市)區聘請了第三方保潔公司保潔員,對沿河生活垃圾進行統一收集轉運,集中建設生活污水小型處理廠,將污水處理達標后再進行排放。結合農村旱廁改造,沿河廁所全部改造到位;結合農村整治工程,對沿河村和社區臟亂差進行了整改。

一系列的整治行動,為安陽河工程管理和生態修復奠定了堅實基礎。

河流讓城市更靈動,河流讓生活更美好。對一條大河、滿眼畫意的渴望,早已是安陽人民的共同追求。

歷年來,各級人大代表對安陽河水系水生態文明建設、兩岸保護和開發給予高度關注,先后數次對安陽河規劃建設提出相關議案、提案。

今年3月,以“商邑千年古韻,洹水百里畫廊”為愿景的安陽河景觀規劃設計方案破殼而出——

規劃范圍西起殷都區漳南干渠,東至城鄉一體化示范區東邊界區域內的河道、兩岸綠化帶及中心城區河兩岸各一個街坊,岸線長度約為36公里,總規劃面積約38平方公里。按照規劃,將修建親水平臺、保留工業遺跡,恢復包括養壽園、漕運碼頭、大王廟等在內的歷史文化遺跡等……未來的“母親河”兩岸,將成為展現安陽歷史文化、經濟社會發展、人與自然生態和諧發展的景觀帶。

讓我們期待著,一起看岸綠、河暢、水凈,鄴風、古韻、畫廊……



17彩票app下载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数据 福彩幸运农场中8个 上海时时乐走势图价格 山东十一选五真准网 辽宁11选5基本走一定牛 股巢网配资 云南11选5开奖结果今天 st股票涨跌幅度 云南快乐十分尾数走势图 广西体彩十一选五舍部 东方6十1历史开奖码 福彩3d历史开奖查询 山西11选5前三走势图 股票融资比例下调了 湖北快三技巧武器 广东11选五5开奖 牛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