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最嚴密法治向污染宣戰——《安陽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出臺背后的故事

時間:2019-05-10 17:12:00

◎ 王慶華

 

大氣污染防治牽動政心民心。4月16日,記者從市人大常委會了解到,《安陽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已經河南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批準,將于今年7月1日起施行。這是安陽市環境保護領域的第一部地方性法規,為全市打好“藍天保衛戰”提供了堅強的法治保障。

為什么要出臺這部法規?將重點解決安陽市環保治理方面哪些問題?《條例》如何體現鮮明的地方特色?記者第一時間采訪了參與條例制定的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負責同志,對此作出解答——

法律治理污染  法治保衛藍天

 

霧霾是古都安陽的“切膚之痛”。近年,安陽市鐵腕治霾取得明顯成效,大氣環境質量持續向好。然而,改變空氣污染現狀非一朝一夕之功。作為京津冀大氣污染傳輸通道城市,安陽傳統工業和能源結構不合理、管理方式粗放,污染物排放總量遠遠超過環境承載力,全市大氣污染防治形勢依然非常嚴峻。

為解決人民群眾“心肺之患”,保障人民群眾身體健康,2018年8月17日,河南省人大法制委召開大氣污染防治立法工作會議,要求落實栗戰書委員長視察河南時對于大氣污染防治指示精神,盡快進行大氣污染防治地方立法。

“我市大氣污染防治立法,既是落實中央、上級人大要求的重要舉措,也是依法推進我市生態文明建設的迫切需要。”安陽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主任李長奉介紹,單純依靠現有的法律法規、地方規范性文件以及相關制度,難以讓大氣污染防治得到最有針對性的立法支撐。以最嚴密法治向污染宣戰,立法勢在必行。

鑒于這項立法關系全局、關系長遠、關系人民群眾切身利益、關系全市經濟社會持續健康發展,刻不容緩,2018年8月,安陽市人大常委會于當月立項,緊緊抓住立法質量這個關鍵,拓寬社會各方面有序參與立法的途徑和方式。市人大常委會城建工委、法工委和市政府法制辦提前介入,首次采用了委托第三方(河南興亞律師事務所)與管理部門相結合的立法起草模式,推動了科學民主立法進程。

據悉,《條例》包括總則、監督管理、防治措施、重污染天氣應對、法律責任、附則共六章六十二條,體現了顯著的安陽特色,劍指安陽環保難點、痛點,可謂“靶向”明確,具有較強的針對性、可行性和操作性。

堅持問題導向  突出重點領域

 

“本次立法堅持問題導向,突出重點領域,著眼于以立法推動重點問題的解決。”李長奉介紹,制定《條例》過程中,主要把握了以下原則:一是不違背上位法;二是聚焦本地突出問題;三是將本市具有創新性、體現地方特色的內容,及時上升為法規規范。

經過問題梳理、調研分析,學習借鑒外地經驗等大量前期工作,《條例(草案)》于2018年12月28日經安陽市政府常務會議研究通過,提交市人大常委會審議。

接到《條例(草案)》后,安陽市人大城建環保委及時對《條例(草案)》的必要性、可行性及有關專門性問題進行審議,提出了審議意見報告,并向市人大常委會黨組進行了匯報。

2019年1月24日,市十四屆人大常委會第四次會議對《條例(草案)》進行了初審并提出修改意見和建議。會后,法工委根據市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意見和城建委審議意見,及時對《條例(草案)》進行了修改。1月30日,《條例(草案)》上報省人大法工委征詢意見。

3月12日,歷經多輪修改的《安陽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草案)》,在市第十四屆人大常委會第五次會議上最終獲表決通過,并提請河南省十三屆人大常委會第九次會議予以批準。

“在《條例(草案)》修改過程中,一些條款爭議較大。比如限行、限產是為了減輕污染,但公眾關注度高,兩種聲音引發觀點交鋒。經反復論證,《條例》一方面根據上位法作出原則性規定,另一方面要求市、縣(市)區人民政府在每次重污染應急響應結束后,應當及時開展應急預案實施情況的評估,適時修改完善應急預案,盡量減少對群眾生產生活的影響。”李長奉說。

面對熱點、難點問題,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通過多種方式征求省人大常委會法工委以及市委、市人大常委會、市政府、市政協、市法檢兩院、各縣(市)區人大常委會意見,并通過市民之家、市人大信息網公布草案文本,向社會公眾公開征集修改意見、建議,共收到社會各界建議200余條。對于這些建議,市人大常委會法工委進行認真歸納梳理后,進行了積極回應和合理吸收。

《條例(草案)》的起草、修改,最大限度地凝聚和吸納了各方面共識,體現了今后一段時期環保的實際需要,使該法規擁有了更為廣泛的民意基礎,成為全市向大氣污染宣戰的社會總動員。

“倒逼”達標排放  加重違法成本

 

李長奉介紹,安陽市的主要污染物,70%以上來自燃煤和鋼鐵、焦化等工業排放。因此,結合安陽目前產業結構和經濟形態,《條例》重點關注了節能減排、產業準入、淘汰落后產能和依法推動重污染企業“退城入園”這四個方面,對污染企業和行業進行嚴格限制和處罰,以達到用法律責任“倒逼”企業轉型升級、達標排放的目標。

“其中,相關條款劃定重污染燃料禁燃區,‘在城市建成區及其周邊地區和環境脆弱敏感區周邊建設的鋼鐵、水泥、煤化工、平板玻璃、建筑陶瓷等重點污染企業,應當按照規定期限搬遷、升級改造或者轉型、退出。’”李長奉說,這一要求,強化了政府責任,規定了對未完成市人民政府下達的大氣環境質量改善目標或者超過重點大氣污染物排放總量控制指標的縣(市)區,實行約談和環評文件限批制度。

記者了解到,《條例》不僅安陽特色鮮明,不少條款均為我市首創——

一大亮點是,將我省生態補償制度、綠色環保調度制度,由以往的政策層面上升到法律層面:要求政府建立大氣環境生態補償制度,對未完成目標任務的縣(市)區政府扣繳生態補償金。此外,對實現超低排放并經驗收合格的企業,在重污染天氣實行綠色環保調度,錯峰生產。通過這一立法支持,極大激勵工業企業實施深度治理,實現超低排放。

《條例》在全國首創了“排放大氣污染物的企業事業單位和其他生產經營者應當建立大氣環境保護責任制度”,明確了污染物排放單位負責人和相關人員的責任,要求有關責任人應當履行大氣污染防治工作職責。這一做法,受到省人大常委會的高度肯定。

《條例》還對燃煤企業嚴把煤炭檢測關、每小時三十五蒸噸以下燃煤鍋爐不再允許使用等作出明確規定,從源頭阻斷了燃煤重污染排放。

“針對當前違法成本過低等問題,《條例》多個條款都提升了國家規定罰款的下線,10萬元提高到20萬元,20萬元提高到30萬元。”李長奉介紹,其中,煤礦未建設配套煤炭洗選設施的,由工業和信息化主管部門責令改正,處20萬元以上100萬元以下罰款;拒不改正的,報經有批準權的人民政府批準,責令停業、關閉。對電解鋁、鐵合金、電石、燒堿、水泥、鋼鐵等行業,采取差別電價和階梯電價政策,大幅提高了企業違法成本。

“《條例》立法過程,讓我們看到了人大盡責履職的高度責任感。通過對社會公眾權利、責任的規定,將使安陽市環境保護工作進入新階段。”多位常委會委員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都表達了對《條例》的期待。

據了解,《安陽市大氣污染防治條例》施行后,市人大常委會將行使監督職責,通過聽取審議法規執行情況的報告、開展執法檢查、進行專題詢問等方式,對條例實施進行監督,促進法規得到貫徹執行。



17彩票app下载 全球股市估值 海南4+1开奖软件 甘肃11选5推荐号码购买 江西多乐彩开奖 今天湖北快三开奖号码 河北排列7玩法介绍 股票发行价格 江苏体彩七位数走势图表 今体彩排列五开奖结果 山西11选五下载 广东11选五5是合法的吗 四海策略配资 管家婆六肖期期中特 河南22选5计划 赛车pk10官网 股票配资什么意思位置富豪配资